欢迎来到大地彩票有限公司官网!

服务咨询电话:400-113-3265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景观雕塑 >

浸润唐风宋韵的优秀判词

作者:admin   时间:2019-05-11 16:42

  张建伟(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文化有她软软的一面,我最爱的是文化的柔性。

  法律文化的面貌可以刚劲有力,其物质文化表现往往庄重、严肃,司法女神一手执剑,就显示着法律的权威。许多国家的司法大厦都有着庄严的外表,令人望之肃然起敬。法律文化可以柔若无骨,许多司法理念、价值取向通过司法活动显现出来,不一定容易描摹出来,也往往很难触摸,我们能够感受到文化柔软的一面,像春风拂面、暗雨入夜。

  文化的软,还有一个意义,那就是:对于司法官来说,文化是一种涵养工夫。我们都在努力地文化着,但文化最终要落实到一种气质、一种惯常的行为,这是长时间修炼的结果。面对粗糙而蛮性的群体,却是急不得的,每日大吼三声,天天耳提面命,未必真的能够播撒文化。法律优质文化的育种、生根、开花、结果,不像派发盒饭那么容易。

  法律优质文化的育成,需要慢慢的滋润、悄悄的熏染。靠的是,浅斟低唱,布置下文化的曲水流觞。《法律文化周刊》正在默默做的,不就是这样的工作?

  这曲水从历史深处流过来,流过现在的你,流向值得憧憬的未来。且看那司法的历史何其悠长,资源何其宏富,给当今的文化能够带来多少滋养。你只需俯下身子,便可捉觞细品,唇齿间或可留香。

  法律文化是全球性的,何国没有、何地无之?不能践欧陆美壤而去的,就等这曲水沐欧风美雨而来吧。一张报纸在手,可以卧游寰宇,想知道日本的陪审制度有何来头、英国的法官为何有那么高的社会尊重度、美国的辩诉交易是否诱发过司法腐败?缓缓漂流下来的流觞能够给你提供答案。

  古今中外,凡属法律文化,细大不捐,尽在于此,闲来无事,品茗之余,大地彩票浏览一番,久而久之,文化素养可以渐渐丰腴,不亦快哉!

  曲水不停地流,文化之觞随之而来。我的期待是,有更多将文化娓娓道来的妙文在每周五都到桌案上来,这些妙文不但盛载着许多法律文化的知识,还散发着现代法治精神的馥郁香气。我希望继续徜徉在历史传统的花团锦簇当中,继续领略法律文化的域外风情,我更希望每一位读者爱上《法律文化周刊》,并从中汲取一种人文素养和一种精神力量,我知道,每一个怀有希望的人都不会失望。

  徐爱国(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2012年,人民法院报之《法律文化周刊》给了我们许多的知识与启发。在宏大叙事方面,有文呼吁中华法系的复兴,有文超越法律具体的制度考据,广泛讨论中华法系的一般特点:纠纷的社会和解、宗法文化、家族本位、天理人情国法、以礼入法。以司法理念为例,司法仁道、中道和和谐的传统,古代司法“听讼明”和“断狱平”的价值标准,中国古代司法“罪疑惟轻”和比附类推的推理原则,法庭证据规则中对“口供”的倚重,一直是法律文化类文章的主题。这些文章都让我们重温了法律的历史。

  从文化角度写作,参照系必定为外国法的标尺,因此,中外法律文化的比较在情理之中。以现代和后现代方式审视中国法律传统的文章,不在少数。对中华法系的文化解读,对经典的现代解读,对文学作品或类文学作品的法律解读,对中国法律传统的杂文或随感式的叙述,都体现了法院报与时俱进的进取精神。“女性与法律”和“法律与文艺”这些全新的栏目,给法院报鲜活的元素,给读者新颖的视角。“域外法治”所刊国外司法制度的最新资讯,为我们更新外国法律知识提供了便利。

  2012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玛雅人的预言似乎没有得到应验,中国法律人每天都在创造历史。党的十八大召开了,宪法施行30周年庆祝了。2012年后,中国司法理念和司法口号会宛如从前,还是会改弦更张?传统法与法变革的辨证、中国法与外国法的互动,2012年后将如何呈现?我们都在期待之中。作为法院和法学院之间知识和观点的交流平台,法院报任重而道远。我们期待在第一时间看到中国司法机关的最新动态,看到学者们的思考和法官们的探索。祝《法律文化周刊》越办越好!

  谢可训(上海政法学院国际法学院副教授):《法律文化周刊》之受关注,实在是因为她能“原法之情,彰法之美”。

  文化周刊肩负“文以载法、文以化人”的重任,却并不板起脸孔教训人,也不端起架子摆清高。她不施粉黛、清新可爱,走学术性和艺术性兼顾、专业化和通俗化并举的亲民路线,故可亲近而悦读,为雅俗所共赏。她兰心蕙质、慧眼独具,于法学之百花园中,采撷精华酿成蜜,以飨热心读者。她诗外用功、不拘一格,打破法学与其他学科间的界限,对话古今中外过去未来,拉近廊庙之法与普罗大众间的距离,构筑形成法律文化共识的平台……她呕心沥血,殚精竭虑,唯期能有功一二于法治!

  然则法治如何能成?赖良法之善治而已。良法者,自非违背人性之苛严律令,徒为压服人民之暴力工具,亦非束于高阁之煌煌浩卷,虚有其表而无从执行。良法应为本于人性顺应民心之公共物品,可以为人知之守之用之享之。良法如盐,溶于社会之水,体失而味存,纸上之条文遂潜移默化为心中之律令。善治者,沐浴于法治之阳光中,人不觉法律之约束,而竟能拥有较其作为个体能拥有的更多之权利,享受较其作为个体能享受的更广之自由。一言以蔽之,当法律不仅作为法律存在,而能成为日常生活中之一种文化存在,则法治之功庶几可成也。

  法治昌明,人人有责。文章之编写读,从小处说,可以是怡养性情、增知益智的小事;往大处说,也可以是“一言以兴邦,一言以丧邦”的大事。只有编者用心办报、作者用心撰文、读者用心读报,彼此沟通共鸣,互相生发,各尽心力,才能不断推出有益于世道人心之精品力作。而在应景之作违心之言充斥而学术功利化大行其道的今天,在庸碌无为却又忙忙碌碌以致茫然自失的当下,难得文化周刊,仍在宁静中默默坚守,宛如一株法苑奇葩,于众声喧哗外之无人一角悄悄绽放,以其淡泊情怀为这浮躁的学术界添一分清凉,以其活泼风格为这拘谨的法学界添一丝新意,以其对真善美的固执为这不完美的尘世添一抹理想之亮色!

  末日已过,新春可期。从法律存在走向文化存在,纵前路漫漫,终痴心不改。祈愿《法律文化周刊》在新的一年里,于法律与文化间优游如往昔,更周周向上,创特色名刊!

  何帆(最高人民法院法官):新年伊始,正是传达祝福、陈述愿景的好时机,作为《法律文化周刊》的老朋友、新作者,希望这个版块能在2013年更有活力,更富新知,更受欢迎,除了继续做好广官的“文化后院”,还能够凝聚共识、开拓视野,成为法律职业群体共同的交流平台。下面,我不揣资浅,结合个人理解,对老朋友表达几点期望。

  一是形塑主题,形成鲜明文化特色。新的一年里,希望周刊能继续在“文化”二字上做好文章。除了继续推介好书、梳理法史、解析法理,还能够把法律文化之“网”撒得更广一些。例如,从不同国家的司法建筑、雕塑、油画、饰物、徽章中,解读不同的法律文化和司法背景。这当中也包括对我国传统法律文化的挖掘与整理。我曾在苏州的甪直古镇见识过清代的“司法公开”文化,但凡与民生密切相关的新规、判决,当地县衙都会在特定地段公示。个人认为,如果能效法广东的余定宇先生创作《寻找法律的印迹:从独角神兽到“六法全书”》和《寻找法律的印迹:从古埃及到美利坚》等作品时的思路,在挖掘地域资源方面做一些探索,对推广法律文化一定大有裨益。

  二是设置话题,营造良好讨论氛围。有争鸣,才有活力。近些年,在微博、论坛等公共领域,关于法律话题的讨论甚至争论非常多。从如何限制死刑、公民观审制度是否可行,到律师能不能在庭审时发微博,许多问题都与现实问题息息相关。适时引入这些讨论,使意气之争转化为理性研讨,令正反双方都有阐述观点、辩论反驳的机会,显然有助于发掘新作者、开拓新思维,也显示出最高人民法院机关报“兼容并蓄,开放办报”的气度。

  三是打造专题,引领系统深入思考。周刊近年关于“各国司法改革战略”、“各国调解制度”的专题策划,得到各方关注和好评,也带动了这一领域的研究向纵深方向发展。新的一年中,希望周刊能继续领风气之先,从最高人民法院职能定位、法院组织体系调整、司法职业伦理构建、法官培养模式完善等话题入手,打造更多有现实意义的专题,产生更多可供未来司法改革参考和运用的成果。

  俞飞(中国政法大学比较法学院讲师)《法律文化周刊》创刊经年,外界评价不俗。大家新锐,各擅胜场;长篇短文,相得益彰。2012,回首来时路,姹紫嫣红看遍,独不见昔日一枝独秀的判词,怎不教人略感遗憾。

  古代中国判词,历史极久。唐代科举进士选官,须通过身言书判四关,判文优秀者方才授官。宋明清三朝,考察选举官吏,对判词能力,无不重视有加。

  撰写判词,举凡白居易、王维、袁枚、郑板桥、于成龙、樊樊山,个个皆为不世出的顶尖高手。古代判词,引经据典,法理严密之外;四六骈文,对仗工整,语言铿锵有力,令人惊叹汉语之美,竟至于斯。不独为法律文本,浸润唐风宋韵的优秀判词,跻身第一流文学文本之列,毫无愧色。

  文人羡慕之余,创出“花判”文体。古典小说《乔太守乱点鸳鸯谱》中,留下一笔,惊艳绝伦,可见一斑。封建时代,县令大老爷上乘判词一笔挥就,全城百姓争相传颂,脍炙人口,绝不鲜见。人物风流,自成佳话;千载之下,不胜神往。

  反观近年司法判决书改革,掀起强调说理性浪潮,理所当然。惜囿于种种原因,判决书写作大多案情加法条,八股风格大行其道。四平八稳,刻板平白有余,文采顿失,感染力说服力薄弱,难以吸引普通读者兴趣。法官自甘隐身于判决书内。不食人间烟火,真挚情感难得流露,又岂能感人至深?

  感人心者,莫先乎情!自古及今,国人民族性尤重情感,法律文书恐不能自外。未来追求司法判决书,弘扬中国风格,体现中国特色,展露中国气派,决不能割裂历史,一味外求,其理甚明。

  一言以蔽之,法理、情理、事理、文理“四理并茂”的理想判决书,尤待有识之士持续努力。催生中国气派新判词,大陆十余万法官责无旁贷,盍兴乎来!

  崔永东(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法治是一种文化现象,理应从文化的视角研究法治问题。文化的核心是观念与思想,主流的文化观念或思想往往影响到法治的特色和风貌。目前,随着我国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的形成,大家关注的目光已经从立法转向了司法,因此,司法文化建设已经成了备受瞩目的话题。现代司法文化的建设离不开对传统司法文化的借鉴,这就需要我们加强对传统司法文化的研究。

  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了增强文化自觉与文化自信的要求,故研究中国传统法律文化,发掘其中的优秀内容为现代法治建设服务,成为提高文化自觉和自信的重要途径之一。笔者认为,中国传统法律文化不是包袱而是资源,不是“死水一潭”而是“源头活水”。正确地评判、合理地继承中国传统法律文化的优秀成分,有助于实现中华文明的伟大复兴。中国传统法律文化既包括观念形态的东西,也包括制度形态的东西,还包括物质形态的东西。中国传统司法文化同样包括这三个方面的东西。《法律文化周刊》可关注上述几个方面的研究,尽量从整体上反映传统法律文化的风貌。在对待历史文化遗产问题上,我们应该秉持一种理性的态度,在客观研究的基础上辨清优劣,古为今用。

  除了研究中国的传统法律文化,还要注意研究西方的法律文化。当代中国法律文化的建设需要我们博采众长,“会通中外”,吸收一切民族文化中的有益成分,以发展壮大自己。《法律文化周刊》可在此方面有所作为,使该栏目成为引领法律文化研究及建设的风向标!

  刘作翔(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当代中国,正处在一个急速变化的时代,也处在一个社会大转型的时代。各种思想、思潮蜂拥而至。社会矛盾、纠纷层出不穷,社会调控和社会管理的任务更加艰巨和繁复。在这样的情势下,法律报刊,乃至所有的媒体都承担着如何正确引领社会思潮,如何给社会一个正确的而不是误导性的甚至错误的信息,就显得非常重要。

  作为一个高品质的法律专业媒体,如何通过自己的工作去发现法律人的智慧、创造性和闪光点,去发现思想并传播思想。法官的工作并不是简单的工匠式的工作,而是一个充满着无限创造性的工作,高质量的司法判决充满着法官的知识积累、经验积累、思想智慧在内,而如何将这样一些闪光的创造性工作的价值发现出来,并通过报纸传播出去,是法律专业报刊和媒体应该承担的任务和使命。

  在2012年即将结束,2013年即将到来之际,衷心祝愿人民法院报的全体同志新年快乐!并祈愿人民法院报在未来的征程中,迈向新的高度,实现新的飞跃,做发现思想和传播思想的使者,为发现当代中国法律人的法律思想、传播当代中国法律人的法律思想做出新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