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大地彩票有限公司官网!

服务咨询电话:400-113-3265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玻璃钢雕塑 >

这是康德美学的一个重要命题

作者:admin   时间:2019-07-05 13:43

  这个词,点进话题,就能看到一些巨大的天体、佛像、雕塑、灯塔、闪电、纪念碑等等物体/景观的照片和绘画、设计作品。BDO即“巨大沉默物体”,指的是科幻小说里通常出现的一类对象:巨大的、神秘的、拥有不可思议力量的物体,比如电影《降临》中悬浮在十二个国家上空的不明飞行物。

  有人着迷于这些物体,沉迷于它们带给人的震撼感与超脱感。除了视觉上带来的冲击,能带给人同类感觉的音乐、诗词、虚拟程序等都能算作“DBO类”的事物。无论是“天地玄黄,宇宙洪荒”还是“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古人口中广阔与无限的空间是康德笔下“崇高感之美”的体现。

  我们对某件事物产生美感而感动、悲伤、震撼、快乐、敬畏,纯粹是在意象世界发生的事,超脱了所有的利害关系而独立存在。这也是美之所以成其为美的原因,关键就在于“审美与利害关系无关”(disinterestedness)。这是康德美学的一个重要命题。朱光潜先生将其翻译为“无所为而为”,也代表了他对于美和艺术的看法。

  我以为无论是讲学问或是做事业的人都要抱有一副“无所为而为”的精神,把自己所做的学问事业当作一件艺术品看待,只求满足理想和情趣,不斤斤于利害得失,才可以有一番真正的成就。

  1932年,时年三十五岁的朱光潜在莱茵河畔写下了《谈美》一书,接上前作《给青年的十二封信》,成为了“给青年的第十三封信”。可是,身处于纷纭扰攘的新时代中,我们还需要阅读这封近九十年前的“美学课”吗?

  正是因为现在在我们的脑海中盘旋的实际问题和它们所引起的感想都十分复杂错乱,所以我们更需要的,不是一团混沌与模糊,而是一帖如《谈美》般的夏日清凉散。

  奇妙的是,读完《谈美》后,我发现这九十年来,我们的社会对于“美”的定义却依然如朱光潜当时所言——较为单一。

  在一般人看来,美是一件物品、一个人所固有的,有些人生来就美,有些人生来就丑。比如称赞一个美人时,你说她像一朵鲜花、像一颗明星、像一只轻燕,决不说她像一个布袋、像一条犀牛或是像一只癞虾蟆。这就分明是承认鲜花、明星和轻燕一类事物是美的,布袋、犀牛和癞虾蟆一类事物是丑的。

  但是这种普遍的见解有个很大的矛盾,如果美本来是物的属性,则凡是长眼睛的人们应该都可以看到,应该都承认它美,但美的估定就没有一个公认的标准。比如有人沉浸于BDO事物所带来的美感中,有人却对它们带有强烈的恐惧心理。同是一个对象,有人说美,有人说丑,因此有一派哲学家说美是心的产品。

  康德以为美感判断是主观的而具有普遍性,因为人心的构造彼此相同;黑格尔以为美是在个别事物上见出“概念”或理想;托尔斯泰则认为美的事物都含有宗教和道德的教训。可是当我们觉得一件事物美时,我们纯凭的是直觉,并不是在下判断;也不是在从个别事物中见出普遍原理。

  从“人”的方面来说,同一个物体,千万人所见到的形相就有千万不同,所以每个人所见到的形相就是每个人所创造的艺术品,它有艺术品通常所具的个性,它能表现各个人的情趣。从“物”的方面来说,创造都要有创造者和所创造物,所创造物并非从无中生有,也要有若干材料,这材料也要有创造成美的可能性。

  我们需要联想、需要移情、需要想象,要有人情、会游戏、找灵感,这是我们欣赏美与艺术的方法,也是朱光潜先生送给这封信所有“收件人”的人生箴言。

  简介:朱光潜先生的经典之作,以深入浅出的文字探讨了美和美感、美的规律、美的范畴等一系列美学问题,同时也对文学的审美特征、文学的创作规律及特点作了详尽的阐释,是了解美学知识的入门书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